妈,我辞职了。」边吃早餐边向母亲报告,贾美丽说得再自然不过了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29
  • 来源:殇情4yy私人影院_yy8840私人影院_4138殇情影院谢绝未满

  妈,我辞职了。」边吃早餐边向母亲报告,贾美丽说得再自然不过了。

  「哼,你们姊妹俩吼得这麽大声,我没聋。」贾母没好气地朝女儿翻白眼。

  「我没吼啦,都是姊在吼。」贾美丽赶紧撇清,证明自己的清白。

  「这回又是为了什麽?」贾母没理会她的辩解,自顾问自己的。

  「家俊发现爱的人不是我,他爱的人是阿玲,呜呜……」说着说着,她又感到伤心难过而放声大哭。

  贾母见到女儿嘴里还塞满食物,眼泪、鼻涕却一起流的模样,不禁皱眉,「别哭了,你看你,恶心死了。」

  贾母毫不犹豫地往女儿头顶一拍,「被那种男人甩了,有什麽好伤心,那种人不要也罢。马上给我收起眼泪,再流一滴的话,今晚就不许吃晚饭了!」

  「哦……」贾美丽一听到晚餐受到威胁,立即停止了哭声,收起泪水,动作十分神速,让人不由得有种被骗的感觉。

  因为眼前这个正在埋头吃早餐的女人,神情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悲伤,实在不像是被抛弃的女人。

  贾母见女儿这样的情形,就知道她已经不在意前男友的背叛了。

  唉,被甩多了就有这种迅速的自我修复能力,贾母真不知道女儿这样算是好还是不好,真让人伤脑筋。

  「既然你辞职了,那就到店里来帮我的忙吧。」贾母一本正经地对她说道。

  「可是,店里不是在重新装修吗?」贾美丽意兴阑珊地问道:「我去干什麽?」

  「过两天就装修好了,到时候你就过来帮忙,帮我总比在外老是被人炒鱿鱼好,也不用担心交到那些乱七八糟的朋友。」贾母可不想这个女儿又被骗了,还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保险些。

  「妈,这回是我自己辞职的,不是被炒鱿鱼。」贾美丽小小地抗辩了一下。

  「这有什麽差别吗?」贾母没好气道。

  贾美丽争不过母亲,吞下了最後一口早餐,认真地思索了一下母亲的话,许久,她才慢慢点头,「好吧,我去店里帮忙。」

  女儿没有争取自由,就这麽容易答应了,反而让贾母有些犹豫,不知道这个决定是对还是错?

  ◎◎◎

  答案很明显,贾母万分後悔当初开口叫女儿来店里帮忙。

  咯当!清脆的破碎声从厨房里传了出来,那是陶瓷与地面碰撞发出来的声音,听在贾母耳朵里,简直是心碎的声音。

  终於,贾母再也忍不下去了,她冲进厨房,咬紧牙根对女儿低吼道:「贾美丽,你马上到外面去端菜,厨房这个地方,你不许再踏进来了!」

  她应该想到的,自己的女儿有几斤几两重她明明都知道的,从前洗碗都会打破的人,现在怎麽可能不会打破呢!

  「为什麽?」贾美丽在打破了无数个盘子之後,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了点窍门,没想到又要换了。

  「你……你还问为什麽!」一口气憋在胸口的贾母,真是快被她气晕过去了。

猜你喜欢

至少表面上,没人再敢找聂瑾萱麻烦了!

至少表面上,没人再敢找聂瑾萱麻烦了!日子归于平静。可这样的平静也只维持了一天,第二天傍晚,前院儿便有人传话过来,说是殷凤湛找她去书房。找她去书房?!聂瑾萱有点儿懵。因为她实在想

2020-04-14

年轻男子彻底傻眼了!而长大了嘴巴的同时

年轻男子彻底傻眼了!而长大了嘴巴的同时,一双同样瞪大的眼睛,却是不禁瞄向那死者的下半身……而此时,一直专注的盯着尸体的聂瑾萱,却是瞬间抬眸撇了他一眼“闭上你的嘴,把油灯拿过来!

2020-04-14

前几天两个人关系有点别扭,占色也没好主动去安慰她

前几天两个人关系有点别扭,占色也没好主动去安慰她,就怕她心里不痛快,觉得自己站着说话不腰痛。现在既然她自己说了,又免不了多劝叨几句。一会儿工夫,电话就来了。占色拿起一看,果然是

2020-04-14

整整一个小时,杜晓仁就坐着床头发着呆

整整一个小时,杜晓仁就坐着床头发着呆,手指头不停在铁架子的床沿上用力地抠着,都抠得一片通红了还不自知。丫的!她实在看不下去了,起身替她冲了一杯速融牛奶,没好气地递到她的手上,语

2020-04-14

忙了一番后,到了中午,老人家用藏语说了些什么

忙了一番后,到了中午,老人家用藏语说了些什么,好像是要留他们吃午饭,叶星辰和李毅欣然同意,他们都想多陪陪老人家。古朴的餐桌,简单的饭菜,但气氛却不错,老人家今日精神不错,而且对

2020-04-14